威尔士vs伊朗|直播

💚💚💚【备用网址hthvp.com】威尔士vs伊朗|直播【否则越做生意,就越没朋友,你次次亏本,那人还喜欢时时登门,证明对方不把你当朋友】【人吃土一辈子,土吃人一回】

威尔士vs伊朗|直播

出道三十年夏雨在修一颗平凡之心

今年秋天来得有些晚,几场出其不意的雨,渐渐将日焰扑灭。此刻身心清爽,收起夏日写的扇子,夏雨抚弄着古琴,有了明月松间照的心境。他引用倪瓒话说:“疏雨生凉,山光满几,殊有幽兴也。”

将演戏作为主业之余,夏雨还有诸多爱好。跳伞、帆板、冲浪、蹦极、山地越野赛……他说“爱”是一件很重要的事,人要爱事业,也要爱家人和世间一切有趣的事。只有这样才能做到不被欲望驱赶,进退皆安。

久违荧幕的演员夏雨,今年暑期档带来新作《庭外》。这是一部双单元剧,分为《盲区》和《落水者》两部,巧妙结构令人耳目一新。夏雨出演法警出身的法官鲁南,和传统人物形象相比,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。戏中他的人脉极广,熟络三教九流,深入龙潭虎穴,能徒手对付歹徒,还有精彩追车戏。

这是一个发生在16小时内的极限故事,法官鲁南被临时调到南津出差,负责一个死刑案件的复核工作。在调查中他发现,这桩多年前的奇怪碎尸案,又与团伙走私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拿到剧本后,夏雨一口气读完。“我的选择很简单,剧本喜欢,团队靠谱,他们都符合了。”

在诠释这个人物时,夏雨有着骨子里的少年机灵感,又有当过特警的硬汉气质,与角色高度适配,而他更喜欢的是鲁南的与众不同。“他是老百姓期盼的法官形象,勇敢、正义,并且真实。处理事情上,从不教条主义,力所能及的事都会去做。他对小事可以不拘小节,但裉节儿上从不掉链子”。

在6集的《盲区》里,夏雨奉献了教科书般的表演。开场的车祸现场,他有条不紊地进行施救,展现鲁南的沉稳老道。抵达警局,迅速了解案情后,他给认识的各路能人打了几个电话,就摸查到港口的线索;换上一身工装,戴一顶安全帽,靠多年江湖经验轻松混进,逐渐接近案情的核心。查案的过程中,他不断过滤误导信息,最终抽丝剥茧,完成了对这件案中案的调查。

比起悬疑的层层递进,情节的抽丝剥茧,夏雨更喜欢鲁南的敬业精神。在这个故事里,作为一名法官,他更多地承担了刑侦工作。“在不越权、不越职的前提下,他把能帮的、能做的都做了。当下这个时代,很多人是事不关己、高高挂起,鲁南不是,只要能维护正义,费多大劲他都去做。”

“这是一种热爱,对工作的热爱。”作为一个同样热爱自己职业的人,他特别懂这种感觉。早些年拍戏时,剧组资金并不充裕,幕后工种的劳务费也不高,所有人都提着一口气,用一腔热情去爱工作。“那时没有这么好的条件,又苦又累,昼夜不分,风餐露宿,不是热爱这行怎么会做下去?”

当年条件好一些的剧组,会配备“茶水工”,照顾组里上上下下的人。演员什么时候回来,都能喝到一杯热水。夏天怕大家中暑,会端出绿豆汤;演员拍完下水戏,一上来姜汤已经递到手里。“茶水也算场务的一部分,”夏雨说,“这个职务和所有人的联系更紧密,他们跑来跑去,给每一个人补水。”

在一个氛围良好的剧组里,演员和所有工作人员,都是上下一心,彼此照顾的。“经常有大冬天拍夏天的戏,衣衫穿得很单薄,服装师和化妆师在旁边帮着拿羽绒服、暖手宝。导演一喊咔,立刻围过来帮忙,披衣服,端热水,彼此之间像有一种亲情,所有人都是为了把这部戏拍好。”

这次和张黎导演合作,夏雨十分佩服他的能量。“六十多岁了,忙前跑后,不知疲倦。”一部戏拍摄了45天,以一个6集的短剧来说是充裕的,主创有足够的时间创作。演员提出自己的想法,导演会在全盘考虑后将想法融入。“我们在干自己热爱的事,在完成一个共同的目标,过程的磨砺都是愉悦的。”

《盲区》是一部逻辑缜密、推理烧脑的爽剧。和所有人一样追完剧后,夏雨自己也频频感慨:“我这两年净演类型片了。”他列数着作品,《鬼吹灯之寻龙诀》《古董局中局》《古董局中局之鉴墨寻瓷》……“大约2010年之后,中国就进入了类型片时代。像我演的《独自等待》那样的电影,已经很少了。”

提到《独自等待》的时候,他神情流露出一丝神往。这在当时是一部极为先锋的电影,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。从故事题材到影像风格,都给予观众极大的惊喜。经过长达十七年的沉淀,它在豆瓣拥有8.2的超高评分,是国产爱情电影的“天花板”,口碑远超当下很多同类作品。

夏雨他演的是北京青年陈文,开着一家古董店,却有一个当小说家的梦。李静是能跟他喝酒蹦迪的发小,他却爱上了虚无缥缈的女演员刘荣。夏雨演活了一个在爱情世界躁动的年轻人。导演伍仕贤手法新颖,会把陈文脑洞大开的想象拍摄出来,呈现年轻人面对爱情常有的狂热,也让观众产生同频共振。

伍仕贤一开始没想让他演陈文,而是戏里一个叫三儿的人。夏雨看完剧本说:“你必须得让我演陈文,要不你会后悔的。”多年后再细想,陈文像是青年版的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,21世纪的马小军。不同的时代、不同的年龄,夏雨用他出演的角色,记录了一座城的青春和爱情影像。

“往小了看它是一个爱情的故事,反映了年轻人的状态,年轻的、浮躁的、幻想的,往大了说它又是一种人生。这个片子又不灰色,它是积极向上的。里面唯一踏实的人是李静,她能看到眼前的爱情和自己的生活。”影片最后陈文返璞归真,知道找到了最适配自己的伴侣,回到踏踏实实的生活里,独自等待他的爱情。

很多年后回味,夏雨更加喜欢这个质朴的、踏实的结局。十七年过去,他试着想象陈文现在的生活,应该面临着步入婚姻后人生的新课题。“相爱容易,相守更难,就像健身一样,要练一身腱子肉三个月就出来了,可是保持住很难。爱情也一样,来的时候迅猛上头,都是荷尔蒙的功劳,但只能维持一两年。要持续地走下去,要学着接受对方的缺点,要承担责任。”

对于婚姻的思考,夏雨的态度是:统一观念很重要,一对夫妻能够长久,价值观必然是一致的。“它是一段爱情渐渐平静后,两个人继续前行的动力和大方向。只要大方向没问题,中间有点小小的变奏曲,需要调个弦、修理一下乐器,都是很正常的。”

他在说陈文,但也在说世间一切爱的规律。“首先你得知道,对方有你喜欢的地方,也一定有你不喜欢的地方。就像一年四季,你不能说我只过春天和夏天。如果有这种想法,是妄念,是不明理。”像总结似的,他说,人充满了妄念就不会幸福。“想要的都是得不到的,人就不会开心,要学会悟本,专注地干眼前的事儿。”

夏雨一路走来的经历,就是一个“专注眼前”的过程。十几岁的年纪,他因为一部电影玩起了滑板,成为中国第一代滑板少年。攒钱买了人生第一块板子,每天和同好们在青岛汇泉广场上玩,吸引了一批围观者,里三层外三层。有人看得心生热情,主动给这些年轻人买水,只为让他们多滑一会儿。

有一天青岛航海运动学校的教练路过,想让他们进体校,还申请到一批款项建了专业碗池场。夏雨和几个伙伴组成青岛第一支滑板队,名为“猎豹”。“我挣的第一笔钱就是当滑板教练赚的,一个月50块。那个时候,每个人都不确定自己该做什么职业,碰到喜欢的就去做。”像《新华字典》上写的,“他们都有光明的未来”。

去拍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是一个变数,一开始告诉他只拍一个暑假,他想着能到北京玩一玩就去了。结果电影拍了半年,他成为中国首个在威尼斯电影节获奖的演员,没再回青岛上学,选择考入中戏,最后做了演员。不拍戏的时候,他像一个生活家,热衷极限运动,又享受静下来的时光,会带笔墨纸砚,写字绘画。

直到今天,他的微博置顶都是自己录的12支短视频,展现了他滑板、打架子鼓、弹古琴、变魔术、滑雪等36项技能。“玩为上”,大约是他的人生理念。古人讲自爱,他理解的是仁学意义上的修炼,“就像学而时习之,学不可以已一样,人对于精神生命的追寻是无尽的,爱你所爱的事物,也是修身的一种”。

他向来热爱户外运动,经常独自走入山林,或是带家人去郊野游玩。看上去是神仙的生活,但他说,这只是一种调试,一种生活状态。“知足常足,知足常乐,这是古人的老话,生活是可以自己选择的,很多时候不用把自己搞得那么累。”

因为常常带女儿爬山、到郊区玩,她也喜欢各种虫子和小动物,练就得胆子很大。“班上男同学要想拿毛毛虫吓唬她,那是没有用的。”作为父亲,更多时候他爱女儿的方式是陪伴。“孩子未必一直想跟你玩,但是孩子很多时候想要你的倾听,跟她吃饭、和她聊天,做一切她需要你做的事。”

在夏雨身上,总有一种松弛感,一种云淡风轻的自洽。他始终调适着自己与外部世界的关系,保持自由和无拘无束。安排一切事务的优先顺序,只看当初的计划和与人的承诺。“对我来说,人来世上走一遭,没有什么是一定要做的。人生几十年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那就做你爱做的事儿。”

青春,带着另人难以捉摸色彩,它既没有牡丹娇艳,也没有蓝宝石珠光宝气,更不像钻石般永恒,但却是人生中最华丽篇章。

Share this post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